百年奥运|档案中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

2008年8月在北京举办的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是被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称赞为“真正的无与伦比”的一届奥运会,更是圆了中国人百年奥运梦想的一届奥运会。说起国人的百年奥运梦想,就要说到一本杂志、一个人和一个体育组织。在北京市档案馆里,有一组档案反映的就是这个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相关情况。

提到中国人的百年奥运梦想,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张伯苓。他是将奥运理念带入中国的先驱人物,最早提出了中国应当关注奥林匹克运动、加入奥林匹克大家庭;也是他力促刘长春成为首位走上奥运会赛场的中国运动员,并被誉为“中国奥运第一人”。张伯苓是中国奥林匹克运动的倡导者和奥林匹克精神的传播者,是著名的奥林匹克教育家,他发起并创建了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并长期担任该会领导。

1924年,中国最早的全国性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在武昌正式成立。抗日战争爆发前,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会址设在上海,其会务主要是主持全国性大型体育活动,如协助政府办理全国运动会及分区运动会,以及省市级以上的大型体育活动。1935年第六届全国运动会后,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计划扩展组织机构、广泛培养体育人才。但由于日寇侵华,该计划一度被迫中断。

日寇攻陷上海后,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在上海的会址处在被攻陷地区,非常不安全,各项会务被迫暂停办理,协进会随国民政府迁至重庆。直到1941年春,后方的各位董事考虑到协进会的会务不能中断太久,便由张伯苓先生在重庆主持召开了全体董事会议,决定恢复协进会的所有工作。在各界人士的热心赞助下,协进会及各组织分会的会务工作得以在大后方的重要城市中开展。日寇投降后,1945年9月协进会恢复发展会员计划,各委员分别返回各地开展工作,并邀请热心社会体育事业、关怀民族健康工作的个人加入协进会成为个人会员,邀请能为协进会出力的团体作为团体会员。

说到中国人的百年奥运梦想,不能不提到著名的“奥运三问”,其刊载于1908年5月《天津青年》杂志中刊登的《竞技体育》一文中。《天津青年》是由天津基督教青年会创办的一份中英双语刊物,英文名字是《Tiantsin Young Men》。我们所知道的“奥运三问”中,关于“中国何时能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能自己举办奥运会?”曾一度成为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为之奋斗的目标。

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成立后,努力推进与国际奥委会的联系,积极参加国际体育组织,先后代表我国加入世界奥林匹克协会、国际足球协会、国际游泳协会、国际草地网球协会、国际技巧运动协会等,并成为会员。

张伯苓任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名誉会长期间,1928年派观察员出席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第9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观摩学习。1931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被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为团体会员,标志着中国从此成为国际奥委会大家庭中的一员。1932年,张伯苓、张学良及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全力促成短跑运动员刘长春参加了在洛杉矶举办的第10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迈出实现“奥运三问”的第一步。1945年,张伯苓主持召开抗战胜利后的第一次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会议,会议一致同意由协进会代表当时的国民政府申办第15届奥运会。

抗战胜利后,时任协进会董事长的张伯苓和总干事董守义联名向北平市政府发函,提出将协进会由重庆迁至北平。函中提到,华北是我国体育基地,北平是世界名城,未来举办世界性体育盛会,邀请各国体育团队来华参观表演等,都要以北平为中心,所以协进会要从重庆迁至北平。1946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迁至北平后,又成立了北平分会,分会会址设在北平市政府所在地。

北平分会依照“非常时期人民团体组织法”暨“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章程”相关条款制定了北平分会章程。北平分会以联合本市各体育团体促进民众体育、发扬民族精神为宗旨,主要负责组织主持本市的各项运动赛事或参与全国性运动比赛。具体任务包括:主持体育宣传表演竞赛事项,招募会员及募集经费,完成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交办事项,推进其他有关体育事项。北平分会成立后广泛吸纳会员,凡是北平市的相关学校社团赞同该会宗旨,并每年交纳会费2000元以上者均可成为团体会员;凡是赞同分会宗旨的北平市热心体育人士,并且每年交纳会费50元以上者,均可成为个人会员。

迁入北平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及北平分会,不仅致力于参与国际体育赛事和举办国内大型体育活动,而且为建设北平的公共体育场而努力。

北平分会先后向熊斌、何思源两任市长提出申请拨用东单附近场地,建设公共体育场。张伯苓代表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北平分会致函市长何思源,申请批准在东单建设公共体育场。他在函中说,北平市作为世界名都,人口众多,学校林立,而全市公共体育场仅有一所,且地处城外,位置偏僻,使得热爱运动的人士感到交通不便,很难前往使用,遇有体育集会更觉往返路途辛苦,难免降低运动兴趣,影响公共体育的发展。基于此种现状,北平分会建议以东单练兵场为基地,建筑一处公共体育场,一来可以使市民在此锻炼,二来可以使市容更加美丽。何思源市长一向提倡发展体育事业,特别是公共体育事业,因此在北平分会提出申请后,便将东单这一块空地拨予协进会北平分会使用,用以建设体育场,“谋民族健康”。

张伯苓提议建设东单体育场的位置是在当时崇文门内的一处广场,那里原来是东交民巷旧使馆地界,因各国驻军在此练兵而得名“东单练兵场”,抗战胜利后收归公有,由北平市政府管辖。熊斌、何思源两任市长都批准相关部门着手启动建设体育场,令地政局核查场地房屋情况,工务局制定改建体育场计划,教育局会同工务局筹办实施。从东单体育场(练兵场)计划平面图上可以看到,场地北临东长安街,南抵东交民巷,东临东崇文门内大街,与现在的东单体育场和东单公园位置吻合。场地内铺设有步道和绿地,种有侧柏;场地面积大、位置好,用作民众集会地点或公共运动场所非常适宜。

尽管由于财政吃紧及战事不断,北平市政府建设东单体育场项目始终停留在计划和图纸层面上。但是,张伯苓和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带给民众的奥林匹克理念和发展公共体育的理想,使得中国人对体育事业的认知有了显著提升。

Leave a Reply